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王候将相 > 王侯将相 > 民国暗杀大王王亚樵(连载之一)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暗杀大王王亚樵(连载之一)

来源 :网络 类别:王侯将相 浏览量:1114 更新日期:2018-10-01
1887年农历正月十五,王亚樵在安徽合肥北乡(原肥东县磨店乡,现划给瑶海区)王小郢出生。

王亚樵的家族却没有任何显赫之处。他家世代以农为业,家境贫寒,其曾祖父王士俊,以种田为生;祖父王榜目不识丁,终老于田地之间;祖上唯一可以提起来的就是其粗识文字的叔祖王凤。王凤青年时代弃耕从戎,但战功较少,只升到比较低级的都司(相当于现在的连长)之职。太平天国时期,王凤率部参战,战死沙场,可惜未娶妻生子,便绝了后。

到了王亚樵的父亲王荫堂(号厚斋)这一代,王榜深感不识字的痛苦,于是将儿子送进村里的私塾念书。但因家里贫穷,王荫堂只读了三年学堂,后来跟着一个江湖郎中学了三年的医术。医术平平的王荫堂头脑相当灵活,行医赚了点钱后,投资开了一个棺材铺,这样活人死人的钱都赚,但王荫堂一直到死也没有发什么财。

1887年农历正月十五,王亚樵在安徽合肥北乡(原肥东县磨店乡,现划给瑶海区)王小郢出生,他满月的时候,王荫堂请了些亲戚庄客,吃了一顿喜面。在席间,他搬出家谱与大家伙商量,给儿子取谱名玉清,又说“民分九流,而庄户人家为九流之首,理当荣光,表字九光不是更好”。大家伙齐点头表示赞同:“这名儿起得不俗不雅,地道本分。”这就是以后所以江湖人根据其字称之为王老九。后来母亲梅氏又相继为他生了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王亚樵生性活泼,顽皮好动。周岁那天,父亲买了些笔墨纸张、粉脂香袋、茶食糕点、木雕石刻等物品,给他抓周,看他以后会有什么出息。哪知这混小子在桌上,一伸手抓起枣木削成的刀枪,王父脸色阴沉下来,心想不是读书成才的料。随着年龄增长,王亚樵越发顽皮,时常在外打架闹事。今天把这个打哭,明天把那个头敲破,告状上门的是天天都有。

尽管合肥北乡的王氏一族并没有读书求学的传统,但由于王荫堂早年半途废学,所以望子成龙之心更加急切,一心希望儿子能够沿着当时科举考试的阶梯,从秀才、举人到进士一步一步,金榜题名,升官发财,光宗耀祖。

王亚樵7岁生日刚过,王荫堂便带着儿子到邻近的史圩村的一位老塾师刘茂先生家里拜师启蒙。一年后,提出的问题经常会让老塾师刘茂先生(人称刘三先生)哑口。他的老师对他是又爱又恨,恨他玩劣,屡屡制造事端;爱他聪明好学,成绩总是第一。但他仍旧顽劣不恭,王荫堂气过、骂过、打过,但还是没什么成效。

王亚樵10岁的时候,每天都会抽出很大一部分时间与一些顽童聚集起来“开战”,而他每次都是一伙人的头。在他11岁那年的阴历四月,他带领着十几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与邻村少年斗殴。王亚樵大言不惭地称自己是朱元璋,让邻村少年跪地向他磕头。邻村几十个少年没有理他,先把他的那些手下打散,然后把他踢翻在地,让他向他们磕头。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王亚樵,宁愿趴在地上也不下跪。那帮少年见他如此不识相,就把他扔进了水里,此时的河水立即到了王亚樵的脖子。王亚樵只有仰着脑袋,大口地呼气。上面那群少年拍手,大叫:“你到底服不服?”王亚樵什么话都不说,居然向被当地称为“死潭”的河中央退了几步。那群少年大惊,因为即使在河水较浅时,此处也经常淹死人。

王亚樵再后退几步就到了“死潭”,这些少年从没想着弄出人命,都有些心慌了,他们一齐大喊:“别退了,死潭。快上来!”

王亚樵又向后退了一步,也大声喊:“要我上去也可以,你们得先依我一件事。”少年们紧张之下就答应了他:“只要你上来,我们就依你。”

王亚樵把用鼻青脸肿没有换来的愿望说了出来:“要我上去也很简单,你们快快下跪,给我请安。”

这帮少年原本就是因为这无理的要求而把他扔进河里的,如果答应了王亚樵,不但白费了力气,而且还丢了面子。大家你望我我望你,没一个吭声的。王亚樵在河里拍了下水,又向后退了一步,“赶紧跪下,否则我就死给你们看!”

少年们被他给吓到了,有几个猛地就跪下,但还有几个没有跪。王亚樵哇哇呀呀地大喊,做出再向后退的样子。结果,那几个人不得不跪下了。

王亚樵哈哈大笑,一个子就游上了岸,然后抹了脸上的水,从容地说了一句:“诸位平身。”

几年下来,王亚樵就能将《三字经》、《百家姓》、《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倒背如流,刘先生的学识已无法再指点王亚樵。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4313 谢谢合作!
回顶部